MR.T醉子白

懒。

【京剧猫:与你相伴梦一场4】

【京剧猫:与你相伴梦一场4】

黯x……cp

小黑被送回之后过了三天也没有醒来。身体还日渐消瘦起来,甚至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缩水。而无情与幻夜为此很是担心。

“可恶!都怪我,当时不该走那么慢的。” 无情在心中暗暗自责。

“大人……” 幻夜担忧的看着小黑。

“唔……” 似是听到了有猫在叫他,床上的人呜咽一声。

“大人!!!” 两猫皆是一喜。

“您终于醒了!” 幻夜惊喜道。

“……这是哪。” 小黑睁开血眸冷漠道。

“这是您的卧房,对不起大人,都是属下办事不力。才让您受了重伤。” 无情半跪道。

“噗嗤……” 小黑这万年面瘫居然笑了!

“?!!” 两猫皆是一惊,不明所以的看着小黑。

黯大人,这……刚刚是笑了?!!是我看错了还是看错了?!!

“大人……?” 无情抬头紧张的试问。

“什么大人,你这猫可真有意思。” 小黑轻快地起身,麻利的下床,“我可不记得我有什么属下。而且……这哪里是我的卧室。”

两猫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小黑看上去竟然与几岁的小猫无差。再加上小黑这番话,两猫皆是忍不住的皱眉。

“大人您……” 幻夜焦急地上前想要询问小黑的情况。

“你……有点面熟。” 小黑淡淡道。

“大人……是您救了我啊。”

“哦?” 小黑挑眉似是起了几分兴趣,“所以难道他是为了帮你报答我,才做的我手下吗?”

“???” 两猫皆是一头黑线。

“嗯?难道不是吗?你们俩难道不是一对夫妻吗?” 小黑难得有兴致的调笑道。

“大人……我们……” 饶是幻夜也是忍不住嘴角抽抽,有些难得的绷不住脸。

“大人您误会了……我们不是夫妻啊,您这是怎么了?失忆了吗?” 无情疑问道。

“……” 小黑盯着无情看了半响,才道:“我确实是失忆了。”

“……” 屋内皆是一片沉默。沉重的气氛从空气中蔓延开来,每只猫的心中都溢出了丝丝不安。

“好了,说说我为什么会失忆吧。我失忆之前发生了什么?”

“大人……” 无情把来龙去脉跟小黑讲了一遍。

“哦……” 小黑淡淡地应了一声,表示他听到了,“所以说你这个叛徒到现在还想待着我身边是吗?”

“是……” 无情心中突由的一刺,他没有任何辩解,刚刚在陈述的时候也把猫土大战的事分毫不差的叙述了一遍。反正有幻夜在,他就算不说也瞒不了多久,没有什么意义。

“有趣,那便待着吧。”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小黑心想。

小黑眨了眨他的血瞳,转而向幻夜看去,“小欢呢?”

“小欢在院里玩耍,大人您要去看看吗?”

“罢了,我还有事。” 小黑甩甩衣袖,发现衣服惊人的大,这一甩上身都赤裸出来。他不由得蹙眉道,“这衣服太大了,你们有没有小点的衣服可以给我穿?”

无情跟幻夜对视了一会道:“没有,大人。”

“……” 小黑以非常嫌弃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那有钱吗?我去小镇上买衣服。”

“有的大人。” 无情默默掏出五两银子递给小黑。

小黑接过银子,不由道:“谢了,不过我到底叫什么名字。”

无情与幻夜再度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道:“就是小黑……和黯。”

“我可是问的真名。”

无情与幻夜都不吭声了。

小黑有些恼羞成怒道:“罢了。我重新再取个名字,这两个名字我都不满意。我就化名为羽好了。”

“是。” 两猫作辑应到。

“好了好了,本大人饿了要去小镇买吃的,你们不要跟来。烦。” 小黑不耐烦的摆摆手,嫌弃道,又补充了一句,“尤其是你,无情。”

(作者:这补刀补的真是一把好手。不愧是小黑大人。)


【京剧猫:与你相伴梦一场3】

【京剧猫:与你相伴梦一场3】

黯x……cp

小黑不得不说,无情他们真的很自来熟???,在阴霾山谷盖房子盖的比他还顺手,这几天还老是守在他身旁,仿佛怕他一不小心就想不开了似的。

“够了!别以为你们装出一副为我鞍前马后的样子。我就会重新相信你们!” 小黑忍不住喝道。

“大人,我们不求您原谅。只想为大人,做一些事。” 无情跟在小黑身后鞠躬道。

“是呀!大人,我们真的不求您原谅,只是想为您做些事。” 烛龙附和道。

“随便你们,反正对于在混沌状态中我记得的事不太清楚,不过你们判官大人背叛我的事,倒是格外的记忆犹新~。” 小黑邪气的笑笑,故意尾音上扬,拂袖离去。

(小黑:哦nice,舒爽!

黯:……其实你压根就啥都不记得了,只是还记得自己之前是个大反派而已吧。就这么零星点的记忆,好玩吗?

小黑:是又如何!本猫就是看不惯那判官!当年居然敢绑我!判冤案。

黯:随便你……/傲娇)

望着小黑的远去,无情竟难得的没有跟上去,他眼神微恍,有些迟疑。

我……果然还是……

“大人!我看您不必如此自责。” 句芒毕竟是女人,察觉度还是比烛龙那个直男高的多,“您当初与黯大人对立,事关守卫猫土的职责。更何况我觉得黯大人说不定现在已经忘了我们之前一起称霸猫土的事了。”

“……?!” 无情惊异转身,拽住句芒使劲摇晃,“此话怎讲!”

“哎呀……大人您别晃在下了,在下的头都要被大人您晃晕了。” 句芒眼冒金星,表示她还想再活几年。无情只得放了句芒,继续追问道:“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大人,我的意思是,黯大人可能已经忘了他混沌化的事了。不然他怎么可能还会让我们待在这?依黯大人混沌化的性子不杀了我们已算是好的了。” 句芒摊手道。

无情愣了愣,假装淡定道:“你这说的倒也有礼,可是……既然如此那黯大人,不,小黑大人为何还会记得我们背叛了他?” 无情表示还是有点小私心,并不想小黑净化了还记得他的黑历史。

“这个卑职就不太清楚了。”

“大人,我猜,是小黑大人太聪明了,猜出了我们之前是他的下属。” 存在感快变成空气的刑天答道。

“就是啊大人,要不是我们……要不是您对小黑大人忠心耿耿,我们又怎会留在此地,定是我们的举动让小黑大人猜出了什么。奈何您身为判官,大战之时一同前往了去,小黑大人才会对我们如此生气。” 烛龙难得智商在线了一次。

“你们说的倒也有礼……我出去一下,待会儿再回,你们随意。” 无情立马向小黑离开的地方追去。

——————————————————————

由于魔灵的死去与黯的净化,阴霾山谷里的混沌皆已散去。这个曾经魔神嗜猫的地方,也变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

小黑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发愣。

我之前……到底都干了什么呢?

“黯大人……”

“?!”

一道猫影从竹林里恍惚走出,小黑警惕地起身。

“你是谁?!”

“黯大人竟连我也忘了吗?”猫影缓缓走出。

“原来是你,幻夜!” 看到来猫,小黑不经舒了一口气。

小黑依稀记得一点他曾救过这幻夜与她的女儿小欢,只是怎么不见大战之时她们有来?

“你来找我有何事,我已不再是黯。叫我小黑便是。”

“黯大人,您还记得奴家,真是有幸。当初大战之时,您为了保护我们母女,把我们关在洞中,可惜大战的余波还是传来,不过好在我们母女无碍,也皆已被净化。”

(小黑:都说叫我小黑了!真的是!/怒咬尾巴)

“原是如此。你客气了。” 小黑淡淡道,深邃的紫眸竟是抬也没抬。面对小黑的淡漠,幻夜毫不意外,明显是有心理准备。

“大人,虽然幻夜已被净化,但仍听您使唤,大人的救命之恩,幻夜永世不忘!”

“如此……甚好。” 小黑转过身背手道。

“小黑大人!” 无情急切赶来,“呃……!幻夜大人。” 无情看到幻夜,恭谨地后退了几步。

“唔……” 小黑看了看无情,再看了看幻夜,“你来干什么!”

(作者:傲娇的小黑也好可爱……/流口水)

“大人我……” 无情耸拉着耳朵,碧绿的眸子仿佛要溢出水。这甚是委屈的样子让小黑不免有些动容。

“罢了罢了,你想跟来就跟来吧。哼,幻夜我们走。” 小黑往镇子方向走去。

无情面无表情,然而欢快的尾巴已经说明了一切。

大人……这是,同意我跟着了?!

“愣在那干什么,还不快跟上。” 幻夜转过身,淡漠地提醒道。

“是!” 无情一阵窃喜,连忙跟上。

——————————————————————

……

“是你!” 小黑不由得大叫,“你居然还活着!”

“黯大人!” 随着二猫的声音歇至,小黑也倒在此地,一猫影快速远去。

“站住!竟然敢伤害黯大人!不可原谅!!!” 幻夜愤怒的追赶上前。

“黯大人……?!” 无情抱起小黑,发现他已缩小成幼猫的样子。

“呵呵,多少年了,竟然有猫想追上我?” 陌生的声音传到幻夜的脑海里,竟使她平静下来。

“可恶!” 幻夜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她竟然失神了!

“站住!” 幻夜拦在神秘猫前,一道深厚的韵力却将她重伤倒地。

“你……身手不错。我本不想伤你,吃了此药,便能痊愈。无毒。” 神秘猫扔下一个青花瓷做的药瓶便走了。

“你……!可恶……” 幻夜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京剧猫(黯向):与你相伴梦一场2】

【京剧猫:与你相伴梦一场2】

黯x???cp

你是谁……为什么,我,抓不住你?

我不信!我再也不信任何猫了!

你给我……回来!!!

————————————————————————

“黯大人……” 无情恭敬地在黯面前鞠躬。

自从魔灵死去已过三日,小黑已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守在这墓前。

“还请您吃些东西。” 无情关切地端着鱼丸汤凑到小黑的面前,只是小黑并不是很领情,反而别过脸,不想去看无情。“你来作甚,本猫不想见你。”

(小黑表示对于无情的黯大人黯大人的称呼已经免辽,佛系的不想管了。)

“既然黯大人不想见到下官,下官走便是,只是这汤,还请您喝了,莫要过于伤神,忘记身体。” 无情把鱼丸汤默默放在小黑旁边,乖巧的走了。

“哎?男人婆,你说我们无情大人怎么突然转性了?连晚饭都没吃就过来给黯大人送吃的,可真是奇了怪了!” 烛龙在远处小声咋呼道。

“闭嘴!你这笨猫,黯大人与无情大人的关系,岂是我们二猫说得清的!” 句芒忍不住怒打烛龙一拳,气急道。

“可恶,你这男人婆居然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

————————————————————————

“……” 小黑抬头望了望这月色,心底一片冰凉。

他端起这鱼丸汤喝了一口,想起当日与它初见是何等惊喜,现如今他们却落得如此下场。真是物是人非。

当日……

“哈哈哈哈!你这个没猫养的东西!怎么配陪我们玩!” 一群小猫对着一只身无衣着的小黑猫凶狠地踢着。“就是啊!你这个没血统的家伙!就是垃圾!你爸妈也是活该送死!”

“啧……你们!闭嘴!我不是垃圾!不许说我爸妈的坏话!” 就算身上已经遍体鳞伤,那只小黑猫还是固执的挣扎着站了起来,他狠狠地对踢他的一只小猫用力一推。

“啪!”

“啊!救命啊!那只小野猫打人了!妈妈!妈妈!” 其他小猫一哄而散,纷纷哭着要妈妈。

“……” 小黑孤寂地呆立着,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嘶……” 料是小黑这般坚强的猫也是忍不住疼出了声。他一步一步艰难的走着。

却不料背后的那只小猫晕倒的小猫醒来了,立马拿起砖头对小黑狠狠砸去。

“……?!”

难道我……就这样结束了吗?

小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不,我不甘心!如果可以,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什么条件都可以,我要让这些身处幸福却随意践踏他人幸福的猫,付出代价!让我付出什么都可以!就算是要我的灵魂也可以!求求上天了!如果听到我的祈求……请……回复我吧。

罢了……如果还有来生……我……

“咚!” 意外的,没有想象中脑浆迸裂的疼痛。

小黑缓缓睁眼,却只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蛇影护在他身前,“你的祈求,小爷我听到了。”

小黑想努力看清这身影,却力竭晕去,蛇影接住了他。

那道光影,在他猫眼中是凶神恶煞是魔鬼,可是小黑却觉得那是救赎,是久违的温暖。也是,仅有的……一道光。

————————————————————————

“……阴霾山谷里的猫,都是被伤了心的猫,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小黑吃着鱼丸,失神喃喃道。

ps:

无情:所以说我这章就这么点戏份?!这么点戏份?!鱼丸没吃到就算了,黯大人怎么连我正脸都懒得看了!!!过分!!!(╯‵□′)╯︵┻━┻

(无情愤恨掀桌,并默默把作者拖走。)

作者:不不不我,我是无辜的!只是剧情需要不能怪我啊QAQ!!!help me!!!【日常沙雕欢乐多】

【京剧猫,黯向,与你同行梦一场1】

【京剧猫:与你相伴梦一场】

黯x???cp

作者:醉子白(无聊写的文,文笔渣,不喜勿喷)

(老福特潜水潜久了白嫖,今天决定发出来)

好难过,是从什么时候起这么难过了呢?

好像……是从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如此了吧。

从来,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也没有。

不过不要紧!本猫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

叫什么名字来着?什么名字?嗯……好像是小黑……啊,好low啊,不对不对,我后面好像给自己换了一个名字,好像是……黯。

——————————————————————

“你说你不会背叛我的……可你醒来了以后,又怎么可能还对我忠心耿耿。果然还是背叛了。”

黯在月下饮酒自嘲,身旁一道蛇影嘶嘶作响。

“再混沌化一下不就好了,怕什么,反正有小爷我。”

“魔灵……” 黯低低唤了一声,“你当初,又是怎么看上了我这么一个合作伙伴呢?”

“嘶——当然是因为你天资卓绝!”

“可是现在事情皆已毁的差不多,可有后悔?”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加入混沌,与我合体,可有后悔?”

“不悔,怎样,都是一死。这世间容不下我,哈哈哈。”

黯抬头望月,此笑竟有点癫狂,单薄的身影在月光下更显孤寂。

“反正我……从未有过什么。左右不过是一命。”

“你也不要悲观,” 好歹是待在一起几十年的猫,魔灵蛇安慰道,“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杀出重围的。”

“黯你可知罪!” 众猫踏月而来,不出所料无情在前头领队带路。

闻声,黯起身一笑,“你们终于来了,本猫可是等你们很久了。”

“嘶——” 魔灵从黯体内冲出。

“魔灵?!” 黯感受到魔灵的举动,猜到了什么,甚为不安。

“你这是干什么?!”

“呵……你不是都已经猜到了吗?安啦~小爷我可没这么容易死。”

因为魔灵的离开,黯也解体了,周身不再有厚重的云雾状混沌。

“你这是……为何。” 我们不是合作伙伴吗,不是应该共患难吗,不是相互利用吗,为什么要帮我,为什么要救我。

“喂!快给我回来!本大人不需要你这样!本大人怎么可能被净化!你不回来不小心死了才是麻烦!”

我是天生的混沌之子,你这样做,又有何用,难不成你也相信那所谓奇迹?

“当初是我召唤了你!本大人可是要对你负责的!”

“啰嗦!小黑~可别忘了是谁当初救下了落魄的你,相信我!”

“……”

它叫他小黑,它居然如此称呼!

我……该相信它吗?

一时间,黯竟也有些犹豫。

看到黯的犹豫,武松一阵窃喜,立马展开偷袭。

结果反而被黯制服了。

“武松!!!” 众猫焦急的喊到。

“就凭你这小猫,还伤不了我。” 黯淡淡道,说完扫视了众猫,用混沌把武松捆住,高举天空,“想要救他,就放我与魔灵走。”

“做梦!!!可恶!大家不要听他的!快净化他!!!消灭那魔灵蛇!!!”

“哼!” 黯动怒了,开始用力,武松吐出一口鲜血。

“武松!!!住手!!!” 白糖紧张道。

无情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站在他的对立面,只因他守护猫土的职责。

这魔灵……究竟是何等魔物?

“黯……” 魔灵沉默半响终是开口了。

“魔灵……” 黯担忧地看了它一眼,就算他们已经解体了,他依旧是他最好的朋友。

“放手吧……我跟他们走。”

“不!不行!你会死的!我不许!!!”

“……何必这么固执呢,小黑。我们不过是……合作伙伴。” 魔灵无奈而自嘲的笑笑。

“好吧……我们可以放过你!但是你必须放了武松并把魔灵蛇交与我们!!!” 白糖妥协道。

“不可能!”

“魔灵蛇是混沌之源,你既已与他解体,我们可以放了你。” 无情缓缓走出,劝解道,“不要得不偿失,黯大人。”

“……”虽然早就猜到魔灵主动与他解体的原因,可是黯还是忍不住触动。

合体是为了救他,解体是为了救他,他到底还要欠它多少猫情?!

“我!不同意!要走就必须我跟他一起走!”

“呀!” 趁着黯情绪波动不注意,武松动用韵力趁机从混沌中逃了出来。

“黯!既然你不肯把它交出来,那我们连你一块解决了!”

众猫集力之招,就连黯也是要退避三舍的,奈何现在已经是避无可避。

“不好……!”

黯大人!无情不住地向前望去,有些担心,奈何这攻击速度实在太快,他赶不了。

“轰!!!”

“小黑……” 在此巨大的爆炸声中,一个熟悉而温柔的声音在他耳畔回荡,一股温暖包围了他。“笨蛋,不是跟你说了,小爷我,很厉害的吗?”

“魔……魔灵!!!”

一滴血珠滴在黯的肩膀上,黯此刻才回神,声音与身子竟不住的有些发抖。

“魔灵……” 清澈的泪就这么夹杂着鲜血流下。

魔灵为了救黯,竟舍身护住了他。

原来他才是一直拖累他的猫。

“魔灵……” 黯失神的喃喃道。

因为余波的关系,黯已经被净化成了小黑的模样,但如果没有魔灵那舍身一护,黯难逃一死。

“小黑……认识你,很高兴。谢谢你,愿意做我的朋友,陪我玩。” 魔灵痴痴的笑了,宛如当年与黯小时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黯那般痴痴的笑。

“不!!!小……灵。” 黯抱着魔灵消散的身体,固执地喊道,感受着来自心底的撕心裂肺的痛。

看到这一刻,众猫一时竟也有些愣住,怀疑自己之为是否正义了。

“我恨你们!我恨你们!你们!都该去死!!!”

“不好!白糖你快拦住他!” 小青叫到。

“是!小青姐姐!”

黯已被净化,已无半点混沌,正如这世间以后再无半点混沌一般。但他一如既往地向星罗班冲去,周身带着浑天韵力,犹如当初的他,不减丝毫魔威。

“对不起,黯,我不知道你们是朋友!” 白糖拦在了黯面前,他神情有些触动,“我以为……你们是罪恶滔天的坏蛋……”

“哈哈哈!坏蛋!不,你说一点也没错!我们是罪恶滔天的坏蛋!那你们又是什么呢?因为是混沌所以就可以随意厮杀了吗?!至少我……从未真正意义上的杀过任何一只猫!混沌是邪恶,但是身在混沌中的猫,就有错了吗?!”

“我……” 面对小黑的质问,白糖只得连连退步。

“黯大人……!” 无情看不下去,只得挡在黯面前,冷汗直连,望到无情眼神里的恐惧,黯一阵惊醒。

“罢了……我也累了。” 小黑停顿了一会,转身坐了下来,用韵力粗略地做了一个墓,上面刻着魔灵——小黑挚友。“我是魔头,我罪恶滔天,这没错,我认。但是,当初的死罪,是冤案,我不认!!!我没杀猫。我现已被你们净化,以后不会再有黯这个存在。我会一直在此地陪他,当然,如果你们还想取我性命,那便拿去好了。反正这世间,我也再无眷恋了。但是我有一个要求,把我葬于此地。”

小黑抱着墓碑安静地哭着。任旁猫看着,再也无关乎所谓boss形象。

“黯大人……” 无情缓缓走上前,“我愿为大人作证翻案。”

“别叫我黯,也别叫我大人。我再也不是黯,再也不是你那所谓的大人。我是小黑,可是我的名字,你们不配叫。谁都不配!”

“我愿留与此地,陪与您。”

“滚!!!”

“……” 无情还是没有听小黑的话,与他的三位手下留下了,而其他猫皆已离开,不再管这混沌之事。

反正,想要的目的已经到达了,混沌之源已经死了。其他地方被净化只是迟早的事。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滚!!!别让我忍不住杀了你!”

“您不会。” 无情笃定道。

“……啧。你爱咋咋。”

“是……大人。”

“……”

¤※♯♯♯¶※ᝰ

(此处省略黯内心三千字脏话)。


——————

ps:

魔灵:不是!!等等?!!我这个隐藏boss就这么死了?!!死了?!!我kao?!!【官方吐槽最为致命,沙雕向】


自己以前无聊画的黯大人跟猫土系列,有白糖跟无情。

【最后的爱恋】
cp:玛琳菲森x乌鸦先生
玛琳菲森x公主
王子x公主
“每当你看着她,想着她的时候,我是那么的无能为力……明明想要做你的翅膀的。”
“我的心在掩藏,希望你发现又不发现。”
“这是我最后一次爱你了,小怪物。”

ps:看到沉睡2的剧透,很不满公主的行为,作此画,配此语。
第一个是乌鸦先生的想法,第二个是乌鸦先生跟玛琳菲森的内心,最后一个是教母个人内心。写的教母打算放手,乌鸦先生对于教母的伤感很无奈。
图是公主在想王子,然后巴拉巴拉嗯。
这是我高中生活最后一次画沉睡了。还有其他私下画的画不打算发。画渣一枚,不喜勿喷。时间有限,文准备仓促,所以就这几句话。
再见了,沉睡魔咒。
再见……仙女教母。